2244jkhjgx1022

你不知道的 Moderna 二、三事

你不知道的 Moderna 二、三事

你不知道的 Moderna 二、三事

目前最受全球矚目的疫苗無疑是 BioNTech 與 Moderna 所研發的 mRNA 疫苗,而這兩家 2010 年前後才創立的公司也因此聲名大噪。你可能會以為他們的創辦人從此享受榮華富貴,但其實有許多事與你想像的大不相同。例如 Moderna 的創辦人早已黯然離去,他日前接種的還不是自家的疫苗,反而是 BioNTech/輝瑞的疫苗。

話說從頭。上一篇提到卡利科與魏斯曼於 2005 年發表 mRNA 的論文時,加拿大生物學家羅西 (Derrick Rossi) 正在史丹福大學做博士後研究。他的專長是分子遺傳學,立刻看出卡利科的研究成果在基因療法上極具潛力。

第二年,另一項革命性的醫學突破為羅西帶來了契機。日本科學家山中伸彌發現將攜帶特定基因的反轉錄病毒注入成體細胞,便能轉換成「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可以像胚胎幹細胞那樣發展成各種不同器官。

這個方法雖然為器官移植與退化性的疾病帶來無窮希望,卻有個潛在的巨大風險:可能會產生突變,甚至變為癌細胞。羅西相信用修飾 mRNA 的方法取代反轉錄病毒,同樣可以產生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卻能避免突變。他於 2007 年完成博士後研究,到哈佛醫學院擔任助教授,便開始展開這項研究。

不到兩年,羅西便取得初步成果,成功用修改過的 mRNA 培育出他所希望的細胞。他興奮地找同在哈佛醫學院的史普林傑 (Timothy Springer) 教授過來看,史普林傑曾創立幾家生技公司,當下認為商機無窮,立刻聯繫在生技界執牛耳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蘭格 (Robert Langer)。蘭格於 1992 年囊括美國國家醫學研究院、國家科學院、國家工程學院三院院士時,才43歲,迄今無人能打破這史上最年輕的紀錄。而且他在生技領域擁有超過千項專利,獲獎無數,參與創立的生技公司四十餘家,他若能加入便如虎添翼,必能成就一番大事業。

蘭格與他們開會後,當下即認定「這極可能成為史上最成功的公司」;另外,旗下基金規模動輒幾億美元的旗艦創投 (Flagship Venture) 也相當看好,允諾投資。2010 年 9 月,Moderna 風光成立,公司名字即是 Modified 與 RNA 的縮寫。

除了在事業上跨出一大步,羅西本人也於當年入選時代雜誌的「重要人物」 (People Who Mattered),他的研究也同時被列入十大醫學突破。羅西意氣風發,殊不知董事會實際上與他同床異夢……。

Moderna 創辦人 Derrick Rossi。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Stem Cell Foundation

羅西一心想用 mRNA 製造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但蘭格與旗艦創投卻更想要開發醫療用藥。於是羅西先被挪至諮詢委員這個沒有實權的職位,隨後他便在 2014 年黯然離開自己創辦的 Moderna,另行創辦生技公司。今年三月他在哈佛醫學院轄下的波士頓兒童醫院接種輝瑞疫苗,距離 Moderna 總公司不到五公里。或許他並未刻意選擇,但一家公司的創辦人施打的竟是競爭對手的疫苗,不免令人聯想其中意涵。

羅西的離開並未帶給 Moderna 任何衝擊。事實上,公司所描繪的願景仍吸引投資人前仆後繼,它在 2018 年股票公開上市之前,就已經成為估值 20 億美元的獨角獸——儘管連一個藥都還沒問世。

Moderna 之所以無法如願開發出新藥,主要還是老問題:免疫反應。為了有效治療,必須給予足夠的劑量,結果就會引發嚴重的發炎反應。這個問題經過多年嘗試仍無法克服後,高層決定調整方向,不再以研發治療用藥為主,改為優先開發預防用的疫苗,因為疫苗不需太多劑量,較能避免發炎反應。這個策略調整恰逢其時,2019 年底疫情爆發,由於已經有研發疫苗的基礎,Moderna 很快便針對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做出疫苗。

不過 Moderna 在取得美國食藥署緊急授權的過程中,也有不少爭議。首先它的董事會成員斯勞伊 (Moncef Slaoui) 被任命為「曲速行動」的首席科學家,儘管他馬上辭去董事職務,卻仍持有超過千萬美元的股票選擇權,因此 Moderna 從曲速行動獲得四億八千萬美元的補助,不免有利益衝突之嫌。此外,Moderna 沒有公開一期試驗的數據,就對外宣稱效果良好;消息推動股價創新高後,公司高層隨即賣出股票,也引發議論。

無論如何,Moderna 還是成功推出新冠疫苗,對保障人類生命健康做出巨大貢獻。不過成功之途不僅一種,另一家在這場疫苗競賽中脫穎而出的 BioNTech 各方面幾乎與 Moderna 恰恰相反,不僅資本小很多,股東成員不如 Moderna 華麗,公司創辦人也刻意保持低調(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以色列很早就簽約的四家疫苗公司中,有 Moderna,卻沒有 BioNTech/輝瑞)。他們的故事就留待下一篇再講了。

  • 參考資料:
  1. The story of mRNA: How a once-dismissed idea became a leading technology in the Covid vaccine race
  2. Business: The billion-dollar biotech
  3. Interview with Dr. Derrick Rossi of Moderna Therapeutics
  4. 相關人物之 wiki 條目
  • 標題圖片:Moderna 的 mRNA 疫苗。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Wikimedia Commons)

目前最受全球矚目的疫苗無疑是 BioNTech 與 Moderna 所研發的 mRNA 疫苗,而這兩家 2010 年前後才創立的公司也因此聲名大噪。你可能會以為他們的創辦人從此享受榮華富貴,但其實有許多事與你想像的大不相同。例如 Moderna 的創辦人早已黯然離去,他日前接種的還不是自家的疫苗,反而是 BioNTech/輝瑞的疫苗。

話說從頭。上一篇提到卡利科與魏斯曼於 2005 年發表 mRNA 的論文時,加拿大生物學家羅西 (Derrick Rossi) 正在史丹福大學做博士後研究。他的專長是分子遺傳學,立刻看出卡利科的研究成果在基因療法上極具潛力。

第二年,另一項革命性的醫學突破為羅西帶來了契機。日本科學家山中伸彌發現將攜帶特定基因的反轉錄病毒注入成體細胞,便能轉換成「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可以像胚胎幹細胞那樣發展成各種不同器官。

這個方法雖然為器官移植與退化性的疾病帶來無窮希望,卻有個潛在的巨大風險:可能會產生突變,甚至變為癌細胞。羅西相信用修飾 mRNA 的方法取代反轉錄病毒,同樣可以產生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卻能避免突變。他於 2007 年完成博士後研究,到哈佛醫學院擔任助教授,便開始展開這項研究。

不到兩年,羅西便取得初步成果,成功用修改過的 mRNA 培育出他所希望的細胞。他興奮地找同在哈佛醫學院的史普林傑 (Timothy Springer) 教授過來看,史普林傑曾創立幾家生技公司,當下認為商機無窮,立刻聯繫在生技界執牛耳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蘭格 (Robert Langer)。蘭格於 1992 年囊括美國國家醫學研究院、國家科學院、國家工程學院三院院士時,才43歲,迄今無人能打破這史上最年輕的紀錄。而且他在生技領域擁有超過千項專利,獲獎無數,參與創立的生技公司四十餘家,他若能加入便如虎添翼,必能成就一番大事業。

蘭格與他們開會後,當下即認定「這極可能成為史上最成功的公司」;另外,旗下基金規模動輒幾億美元的旗艦創投 (Flagship Venture) 也相當看好,允諾投資。2010 年 9 月,Moderna 風光成立,公司名字即是 Modified 與 RNA 的縮寫。

除了在事業上跨出一大步,羅西本人也於當年入選時代雜誌的「重要人物」 (People Who Mattered),他的研究也同時被列入十大醫學突破。羅西意氣風發,殊不知董事會實際上與他同床異夢……。

Moderna 創辦人 Derrick Rossi。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Stem Cell Foundation

羅西一心想用 mRNA 製造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但蘭格與旗艦創投卻更想要開發醫療用藥。於是羅西先被挪至諮詢委員這個沒有實權的職位,隨後他便在 2014 年黯然離開自己創辦的 Moderna,另行創辦生技公司。今年三月他在哈佛醫學院轄下的波士頓兒童醫院接種輝瑞疫苗,距離 Moderna 總公司不到五公里。或許他並未刻意選擇,但一家公司的創辦人施打的竟是競爭對手的疫苗,不免令人聯想其中意涵。

羅西的離開並未帶給 Moderna 任何衝擊。事實上,公司所描繪的願景仍吸引投資人前仆後繼,它在 2018 年股票公開上市之前,就已經成為估值 20 億美元的獨角獸——儘管連一個藥都還沒問世。

Moderna 之所以無法如願開發出新藥,主要還是老問題:免疫反應。為了有效治療,必須給予足夠的劑量,結果就會引發嚴重的發炎反應。這個問題經過多年嘗試仍無法克服後,高層決定調整方向,不再以研發治療用藥為主,改為優先開發預防用的疫苗,因為疫苗不需太多劑量,較能避免發炎反應。這個策略調整恰逢其時,2019 年底疫情爆發,由於已經有研發疫苗的基礎,Moderna 很快便針對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做出疫苗。

不過 Moderna 在取得美國食藥署緊急授權的過程中,也有不少爭議。首先它的董事會成員斯勞伊 (Moncef Slaoui) 被任命為「曲速行動」的首席科學家,儘管他馬上辭去董事職務,卻仍持有超過千萬美元的股票選擇權,因此 Moderna 從曲速行動獲得四億八千萬美元的補助,不免有利益衝突之嫌。此外,Moderna 沒有公開一期試驗的數據,就對外宣稱效果良好;消息推動股價創新高後,公司高層隨即賣出股票,也引發議論。

無論如何,Moderna 還是成功推出新冠疫苗,對保障人類生命健康做出巨大貢獻。不過成功之途不僅一種,另一家在這場疫苗競賽中脫穎而出的 BioNTech 各方面幾乎與 Moderna 恰恰相反,不僅資本小很多,股東成員不如 Moderna 華麗,公司創辦人也刻意保持低調(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以色列很早就簽約的四家疫苗公司中,有 Moderna,卻沒有 BioNTech/輝瑞)。他們的故事就留待下一篇再講了。

  • 參考資料:
  1. The story of mRNA: How a once-dismissed idea became a leading technology in the Covid vaccine race
  2. Business: The billion-dollar biotech
  3. Interview with Dr. Derrick Rossi of Moderna Therapeutics
  4. 相關人物之 wiki 條目
  • 標題圖片:Moderna 的 mRNA 疫苗。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Wikimedia Common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更多文章

© 2021 張瑞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