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2442_image_0-04e896aadd092fa749a8f06d234c36d2

被遺留在太空的人

被遺留在太空的人

被遺留在太空的人

1991 年 5 月 18 日,蘇聯太空人克里卡列夫 (Sergei Krikalev) 搭乘聯盟 12 號火箭,前往和平號太空站。這是他第二次的太空任務,預計停留在太空站五個月,沒想到就在這段期間,蘇聯政局動盪,克里卡列夫無法如期返航,而且沒有人可以告訴他,何時才能回到地面與妻小團聚……。

蘇聯開始崩解

和平號太空站的主體於 1986 年發射升空,然而外強中乾的蘇聯財政日益困難,開始向西方國家收費,讓他們的太空人隨同前往和平號太空站。這次與克里卡列夫一起上去的除了他的蘇聯同袍阿澤巴斯基 (Anatoly Artsebarski),還有英國的第一位女太空人夏曼 (Helen Sharman)。他們停留八天後,前次上來的兩位蘇聯太空人帶著夏曼搭乘聯盟 11 號返回地球,留下克里卡列夫與阿澤巴斯基。他們兩人原本預計十月返航,不料蘇聯保守派發動的「八月政變」影響了原訂計畫。

保守派軟禁了推動改革的戈巴契夫,但三天後就遭俄羅斯總統葉爾欽調兵平定。葉爾欽上個月剛退出共產黨,他藉此獨攬大權後,順勢解除蘇聯共產黨的政治權力;蘇聯帝國開始崩解,轄下幾個國家陸續宣布脫離聯邦。由於火箭發射基地所在的哈薩克也蠢蠢欲動,為了安撫不滿蘇聯的聲浪,蘇聯同意變更十月升空的聯盟 13 號太空人名單,讓出一個名額由哈薩克派人取代。

克里卡列夫的妻子就在地面的控制中心上班,但她不想讓遠在 350 公里高空的丈夫擔心,並未透露太多訊息。然而克里卡列夫每天都會透過無線電,與澳洲一位業餘火腿族瑪格麗特 (Margaret Iaquinto) 通訊,因此已得知政局變化,讓他相當擔心未來將會如何。

10 月 2 日,聯盟 13 號載著蘇聯太空人沃科夫 (Aleksandr Volkov) 以及哈薩克與奧地利的太空人抵達太空站,克里卡列夫這才發現哈薩克派來的人毫無經驗,根本無法取代他負責太空站的維護工作,他實在不放心就此離開太空站。於是八天之後,陪伴他五個月的阿澤巴斯基向他告別,駕著聯盟 12 號把哈薩克與奧地利的兩位太空人帶回地球,留下克里卡列夫與剛上來的沃科夫兩人在太空站。

火箭發射遙遙無期

克里卡列夫原以為局勢已經底定,過一陣子就會再有太空人前來接手,怎知耶誕節當天蘇聯正式解體,哈薩克與俄羅斯再無牽連。更不妙的是,葉爾欽隨即實施激進的「休克療法」,企圖立刻轉型為市場經濟,卻反而造成經濟崩潰。俄羅斯財政惡化,根本無暇顧及克里卡列夫與沃科夫這兩位最後的蘇聯太空人。

在遲遲沒有時間表的等待中,其實他們兩人大可一走了之,駕著聯盟 13 號返航,畢竟原來的國家已經消失,新的俄羅斯政府也沒給他們承諾。何況克里卡列夫已經在太空待了七個月,之前從來沒有人連續停留這麼久,再繼續遙遙無期的待下去,不知道對身體健康會有多大的危害。只是太空站需要靠太空船不時點燃推進器,才能維持在軌道上,他們如果離開,太空站隨時可能毀於一旦。克里卡列夫不願見到這樣的結局,還是選擇留在和平號太空站,繼續等下去。

克里卡列夫真的非常熱愛太空。曾與他相處八天的夏曼日後回憶,和平號太空站空間狹小,混合著前人的體味與食物等各種味道,又有機器的噪音,絕不是舒適的環境,但克里卡列夫卻甘之如飴,彷彿這裡是他熟悉的家。其他太空人會在閒暇時看書或從事自己的嗜好,但夏曼記得他總是隔著窗子凝視地球,彷彿從來沒見過似的。

返回地球,人事已非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控制中心的答案總是一成不變:俄羅斯政府仍然沒有錢把他們帶回來。直到有一天終於傳來好消息,德國願意出資 2 千 4 百萬美元買一個太空人名額,這筆錢足以讓火箭再度升空。1992 年 3 月 17 日,兩名俄羅斯太空人與一位德國太空人抵達太空站,在太空待了十個月的克里卡列夫,終於等到有人接手,可以放心和沃科夫返回家園。

3 月 25 日,他們兩人與德國太空人返抵地球,克里卡列夫看起來格外蒼白又虛弱,必須由人扛上專車。繞了地球五千圈之後,這世界已大不相同,他出發時是蘇聯人,回到地面變成俄羅斯人,家鄉也從列寧格勒改名為聖彼得堡。而他每月 600 盧布的薪資原本算是高薪,如今卻只是公車司機薪水的一半。

克里卡列夫在和平號太空站滯留十個月後,於 1992 年 3 月 25 日返抵地球。
臂章上那面國旗所代表的國家(蘇聯) 已不存在。圖片來源:Discover Magazine

重返太空

這次事件並未減損克里卡列夫對太空的熱愛。就在他返抵地面這一年的十月,美國宣布與俄羅斯合作,利用太空梭將雙方的太空人送上和平號太空站,克里卡列夫自然是不二人選。1994 年 2 月,他搭上發現號太空梭,重返太空站,成為第一位美俄合作的太空人。1998 年 12 月,他又搭乘奮進號太空梭,參與國際太空站首次組裝任務;兩年後,他成為國際太空站的第一批常駐人員。

當年他賭上個人性命也要加以保全的和平號太空站,最終於 2001 年 3 月 23 日墜入地球大氣層,碎片落入南太平洋海域。克里卡列夫也於 2005 年自太空人退役,前後待在太空的時間加起來超過 803 天,創下最久的紀錄,直到十年後才被另一位俄國太空人打破。不過他在太空經歷的變局與國籍的改變,應該不大可能再有人可以重現了。

克里卡列夫攝於 2005 年 2 月;他於 10 月完成最後一次太空任務後退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Wikipedia)
  • 參考資料:
  1. The Last Soviet Citizen | Discover Magazine
  2. The man the Soviet Union left in space | The New European
  3. The last Soviet citizen: The cosmonaut who was left behind in space | Russia Beyond
  4. Wiki 相關條目
  • 標題圖片:克里卡列夫返抵地球。圖片來源:The New Europe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更多文章

© 2021 張瑞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