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

要當兼職媽媽或全職瘋女人?

要當兼職媽媽或全職瘋女人?

要當兼職媽媽或全職瘋女人?

今天是母親節,如果要舉出一位兼具母親身分的科學家,當然是以「居禮夫人」著稱的瑪里.居禮最具代表性。不過她的生平大家已耳熟能詳,我想介紹另一位較不為人知的喬安.費曼 (Joan Feynman, 1927-2020)。

喬安的哥哥就是著名的理查.費曼,兩人相差 9 歲。為了方便區分,以下就分別以喬安與費曼稱呼他們兩人。

費曼青少年時就在家中做各種實驗,他在喬安 5 歲時,答應每個星期給她 2 美分,好當自己的助手。小喬安得站在箱子上才搆得著儀器,聽費曼指示切換開關,有時還會被電到。

費曼不是只會使喚妹妹,他不時還機會教育,告訴喬安各種知識,例如她的身體和家中的狗、鬆餅機都同樣是由原子構成,甚至教她畢氏定理。年幼的喬安當然不懂什麼是平方,但她覺得費曼像在念一首詩,於是也跟著朗朗上口。

 

理查與喬安於約1928年。圖片來源:VITO 雜誌

有一天夜裡,費曼把已熟睡的喬安叫醒,帶著她走出門外,穿過街道,來到附近的一個高爾夫球場,指著北方夜空的奇景給她看。那是紐約難得一見的北極光,那片朦朧閃爍的光幕彷彿開啟了喬安的心靈;費曼告訴她還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於是她決定將來就要研究極光。

八歲那年,喬安跟全家宣布自己將來要當科學家,誰知她媽媽——一位年輕時曾為爭取女性投票權而上街遊行的女性——竟然堅決反對。她告誡喬安:「女性沒辦法搞科學,因為女性的大腦不可能完全搞懂。」喬安當下趴在沙發上大哭,「對一個小女孩而言,被告知她的畢生夢想是不可能的,是個毀滅性的打擊。從此我總是懷疑自己的能力。」喬安日後回想。

直到她 14 歲生日那天,費曼送她一本天文學的大學教科書做為生日禮物,裡面的一張圖改變了她的一生。那是恆星光譜的暗線(某些頻率的光從恆星內部穿過大氣層後,被不同元素吸收,在光譜上便形成暗線),上面寫著女性天文學家佩恩 (Cecilia H. Payne) 據此發現恆星的組成元素與比例。(佩恩的生日是 5 月 10 日,費曼的生日則是 5 月 11 日。兩位改變喬安一生的人出生日期剛好相鄰,真是巧合。)

對喬安而言,瑪里.居禮猶如神話般的存在,是凡人無法企及的特例。但佩恩出生於 1900 年,與自己相差不過 27 歲,仍是活躍於當代的人物,這足以證明了女性也能成為科學家,甚至被寫入教科書中。於是她從大學到研究所,一路往物理學發展,終於在 1958 年取得物理博士學位(中間有一年她與先生前往瓜地馬拉做人類學研究)。

然而當時社會觀念仍認為女性應該在家裡相夫教子,喬安無法順利找到有保障的研究工作,一方面她也陸續生了兩個男孩,於是她只能認命當個家庭主婦。但有志難伸的喬安卻越來越憂鬱,最後還得去看心理醫生。在心理醫生的鼓勵下,她再度嘗試求職,如願在 1962 年得到哥倫比亞大學天文台一份兼職的研究工作。她興奮的告訴費曼,並跟他約法三章:「宇宙所有領域你都可以研究,但唯獨極光要歸我。」多年以後,費曼受託研究極光,他認真回覆對方不行,除非他妹妹喬安同意。

1963 年,喬安丈夫的新工作在加州,她不得不放棄天文台的職務,跟著搬到加州。她在 NASA 的研究中心找到工作,研究太陽風與地球磁場的交互作用。她不但做出許多重要貢獻,並在 1971 年發現可以用太陽風中所含的氦,來判斷以往難以察覺的「日冕物質噴射」現象。不料,第二年就因為 NASA 經費刪減而被裁員。

喬安向當地猶太教會的拉比尋求協助,因為他曾運用人脈幫許多失業的學者找到工作,孰料拉比竟然斥責她自私,要她安於當個家庭主婦。那天晚上她回到家後,拿出吸塵器來回吸了地板幾下,終於崩潰痛哭。她的兒子見狀也在一旁啜泣,喬安撫慰他後,告訴他:「我知道你希望我在家裡,但我要嘛當個兼職媽媽,要嘛就會變成全職瘋女人。」

幾個月後,喬安終於在大氣研究中心找到工作,之後又換了幾個不同單位,最後於 1985 年落腳在噴射推進實驗室,直到 2004 年退休。退休前,NASA頒給她「傑出成就獎」,以表彰她建構會有多少高能粒子襲擊太空船的計算模型、發現預測太陽週期的方法,以及證明極光是太陽風的高能粒子撞擊地球磁層所致。最後這項對她個人而言猶具意義,這是一切的起點,她果真實現了幼時許下的誓言。

喬安一生的經歷可說是婦女在追求夢想時,得在職場與家庭之間拉扯的縮影。即使許多傳統束縛在現代社會已不復見,但身為母親,天性上總是對小孩有更多的牽掛與承擔,她們的確要付出更多才能掙得應有的肯定。謹此向天下母親致敬。

喬安於2015年。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Wikimedia Commons)。
  • 標題圖片:喬安・費曼。圖片來源:Telegra.ph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更多文章

© 2021 張瑞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