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5873

他如何從移工之子到創辦BioNTech

他如何從移工之子到創辦BioNTech

他如何從移工之子到創辦BioNTech

2020 年 1 月 24 日晚上,土耳其裔的免疫學家薩辛 (Uğur Şahin) 在德國家中瀏覽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其中一篇文章令他腦中突然警鈴大作。裡面寫道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造成的疾病自 2019 年 12 月在中國武漢爆發後,已經迅速造成八百多人感染,遍佈好幾個省份,乃至鄰近幾個國家。

薩辛直覺認為這極可能成為肆虐全球的疫情。第二天早餐時,他與同為免疫學家的妻子圖瑞耶 (Özlem Türeci) 討論後,決定星期一進辦公室就要召集管理階層,宣布啟動「光速計畫」(Project Lightspeed),全公司取消休假,全力研發針對此新冠病毒的疫苗。

「全球沒有多少公司有人力與能力,可以比我們更快速做這件事。」薩辛日後接受訪問時,回憶當時的心情:「所以這感覺上並不是機會,而是責任。因為我明白我們是能夠率先開發出疫苗的公司之一。」

薩辛 (Uğur Şahin)。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Wikimedia Commons)

薩辛 1965 年出生於土耳其,四歲時跟著媽媽搬到德國科隆 (Cologne),與在福特汽車廠工作的父親團聚。他十八歲於預科學校畢業時,是該校有史以來第一位土耳其移工之子,之後於 1992 年取得科隆大學的醫學博士學位,更是難得。接著薩辛到薩爾蘭大學 (University of Saarland) 的附設醫院服務,他便是在這裡結識小他兩歲的妻子圖瑞耶;她正要完成她的博士學位。

圖瑞耶也是土耳其裔,但在德國出生;父親是外科醫生,母親是生物學家,已是德國的菁英階層。圖瑞耶隔年即前往美因茲大學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 做博士後研究,薩辛則繼續待在薩爾蘭大學醫院,長達八年都是白天在血液腫瘤科門診,晚上繼續在實驗室做研究。

這段期間,薩辛不知有多少次只能無奈的跟病患表示遺憾,無法幫他們戰勝病魔,因為當時的標準療法除了化療和放射線治療,別無他法(除非幸運找到骨髓移植的捐贈者)。因此他一心想要嘗試新的療法,卻發現藥廠基於商業考量,常常中途取消談好的醫療實驗。

2000 年,薩辛前往蘇黎世大學,跟隨一位諾貝爾獎得主做醫學實驗。一年後,他也轉往美因茲大學的醫學中心,與圖瑞耶一起做研究。他們兩人沒多久即決定自己創業,因為如此才能確保研發計劃不會受制於藥廠。

2001 年,他們創立 Ganymed Pharmaceuticals 製藥公司,專注於研發治療癌症的單株抗體。隔年,薩辛與圖瑞耶結婚,當天婚禮一結束,兩人即返回實驗室繼續工作。

圖瑞耶從一開始就擔任執行長,因此當他們於 2008 年另外創立 BioNTech 時,便由薩辛擔任新公司的執行長,圖瑞耶扮演技術顧問。直到 2016 年 Ganymed 以將近 14 億歐元賣給一家日本藥廠,她才回到 BioNTech 擔任醫學長,帶領研發工作。

圖瑞耶 (Özlem Türeci)。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Wikimedia Commons)

BioNTech 的成立宗旨是開發客製化的癌症免疫療法,而修飾 mRNA 便是他們看好的一項技術,因此他們特地於 2013 年招募這項技術的創始人——匈牙利裔的女科學家卡利科——加入公司。不過治療癌症、甚至開發癌症疫苗,實在是件難度極高的目標,耗時又燒錢,因此他們於 2018 年與輝瑞藥廠簽約,開發 mRNA 流感疫苗。

輝瑞的執行長鮑拉 (Albert Bourla) 是希臘人。希臘與土耳其從以前就常常為了海域的主權問題發生衝突,但母國的對立並未影響鮑拉與薩辛彼此相知相惜。鮑拉在 2010 年 10 月接受訪問時,便說:

「他(薩辛)只在乎科學。談生意不對他的味,他根本一點兒也不喜歡。他是個科學家、一個有原則的人,我百分之百信賴他。」

因此當薩辛向鮑拉提議雙方合作開發新冠疫苗時,鮑拉不但一口答應,還承諾前期的開發費用全部先由輝瑞負擔,等到疫苗通過緊急授權使用,收到訂單後,BioNTech 再開始攤還其中一半。而為了避免政治力的介入,鮑拉與競爭對手 Moderna 不同調,選擇不加入「曲速行動」,堅持輝瑞全部自己出資,不拿美國政府的補助。

結果一如薩辛的預期以及鮑拉對他的信心,BioNTech/輝瑞的 mRNA 疫苗於 2020 年 12 月率先取得美國食藥署核准,成為第一支上市的新冠疫苗。如今 BioNTech 的股價是疫情爆發前的六倍,薩辛與圖瑞耶夫婦的身價也水漲船高,成為德國最有錢的人之一。

當被問及生活是否因此改變,薩辛回答:

「不會啊,最重要的莫過於一個人為什麼做某件事。既然我們的初衷不曾改變,我們也不會變。」

是的,這對拯救了無數人、擁有億萬身價的夫妻檔,至今仍住在公司附近的普通公寓,每天騎腳踏車上下班,繼續為征服癌症的夢想而努力。

  • 參考資料:
  1. How One Professor Built Two Billion-Dollar Biotechs | Life Science Leader
  2. The Husband-and-Wife Team Behind the Leading Vaccine to Solve Covid-19 | The New York Times
  3. The story of mRNA: How a once-dismissed idea became a leading technology in the Covid vaccine race | STAT
  4. The Woman Develop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Cancer Immunotherapy | Labiotech
  5. 相關人物之 wiki 條目
  • 標題圖片:BioNTech / 輝瑞的 mRNA 疫苗。圖片來源:Hotpoin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更多文章

© 2021 張瑞棋